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姍姍來遲的月港南音 ——從流失英國的南音選集孤本《滿天春》說起

2017-10-12 11:52   來源:   編輯:郭濤    
字體:【

  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福建南音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09年9月30日,福建南音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2017年1月10日,龍海本土著名作家林兆明先生創作的《月港故事》WV正緊鑼密鼓在月港進行拍攝,場面恢宏,耳目一新。來自月港子民和本市南音藝術家在晏海樓演奏(唱)了南音“直入花園”、“靜夜詩”、“綿搭絮”,指,曲,譜三首,仿佛讓人們回到了400多年前絲竹悠揚、管樂齊鳴的古月港,如癡如醉,講述著月港的過去。由此掀開了現代月港南音歷史的新篇章。

  南音被譽為中國傳統音樂的“活化石”,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漢族古樂。主要流行于閩南地區,在臺灣及南洋群島華僑居住的地方也很盛行。

  南音起源于唐、形成于宋。泉州官員堅信泉州是南音的發祥地,其地位不可撼動,專家如是說。然而,迄今為止,世上最早的南音(選集)著作《滿天春》出自漳州月港。

  現存英國劍橋大學圖書館,由英國牛津大學著名漢學家龍彼得教授(荷蘭人1920—2002)所發現并披露的《新刻增補戲隊錦曲大全滿天春》(簡稱《滿天春》)是目前世界上惟一保留至今、最早的南音(選集)著作,由漳州海澄縣(月港)人李碧峰、陳我含于明萬歷三十二年歲甲辰(公元1604年)所刊印。

  劍橋大學圖書館中文部主任漢學家艾超世(CharlesAylmer)認為,明代《滿天春》可能在出版后不久就到了英國。或是被當時的英國海員及商人帶去,或是當時的英國貴族直接從海外的商貿集團買去。在當時的中國,這類民間坊刻的通俗文學作品,相對較為便宜且容易買到。而那個時代的英國,無論是個人還是圖書館,擁有一本,甚至一頁兩頁來自遙遠的東方的書,是很能顯示其不凡的閱歷和收藏的。

  英國牛津大學龍彼得教授研究認為《滿天春》在英國的線索可追溯到17世紀末。《滿天春》原是諾里奇(Norwich,為倫敦東北部的一個城市)的主教約翰·莫爾(JohnMoore)的藏書,約翰·莫爾于1715年故去,就在這一年,他的藏書由當時的英國國王喬治一世捐贈給了劍橋大學圖書館。約翰·莫爾生于1646年,他生活的年代與《滿天春》刊刻的年代只相距數十年。而且,《滿天春》還被收進了一種1697年牛津出版的拉丁文書目。所以,雖然我們不能確切地知道《滿天春》被帶到英國的時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滿天春》確實是在17世紀被帶到英國的。

  龍彼得教授研究認為:《滿天春》下欄收入十八出戲,除了兩出是正音戲,其余均用閩南話寫成,并屬于九本不同的戲,其中有幾出已不復存在,有的在中國任何場合都沒有記載。該書的扉頁告白說這十八出戲均是“增補刪正與坊間諸刻不同”讓我們看到當時應有更多刻印坊間出版發行太多的戲文書籍。而《滿天春》上欄記有的146個散曲目,至少有34首保留于現在的南音曲簿。其卷末蓮牌記曰“歲甲辰瀚海書林李碧峰陳我含梓”,書的扉頁大字書名則為《刻增補萬家錦隊滿天春》。中間嵌有“內共十八隊俱系增補刪正與坊間諸刻不同”字樣。全書有二卷,每卷四十頁。

  龍彼得教授還認為該選集是由海澄兩名刻印者于1604年發行,李碧峰和陳我含還刻印了其它兩本書:一本是蔣孟育(1558~1619)的《翰林院校閱訓釋南北正音附相法官制算法》,其卷末牌記“澄邑李碧峰于一五九五年刊行”,而扉頁作“瀚海李碧峰刊行”。另一本是福建左布政史司范淶(1574年進士)發行的《范爺發刊士民便用家禮簡儀》是和《回選海內名家翰墨篡》于“一六零七年澄邑陳我含梓行”。澄邑即海澄的通稱,瀚海一詞在明代書籍中意為“海洋”,也許意用作為海澄的雅名。

  15世紀末期至17世紀中期,隨著我國東南沿海對外貿易的發展,海澄月港一度成了“海舶鱗集,商賈咸聚”的外貿商港,與漢、唐時期的福州甘棠港,宋、元時期的泉州后渚港和清代的廈門港,并稱為福建的“四大商港”。據《海澄縣志》記載:“月港自昔號巨鎮,店肆蜂房櫛蓖,商賈云集,洋艘停泊,商人勤貿,航海貿易諸蕃”。經濟的繁榮帶來了文化藝術的發達,流傳于當地戲曲和俗曲也為一些文人士大夫及達官貴族所喜好,有的甚至經過文人的改編,于是,“瀚海書林”刻印坊應運而生,適時刻印發行了大量的、在民間十分流行的戲曲折子戲及俗曲書刊。有著獨特的藝術風格和濃郁的地方色彩的閩地方戲曲和音樂,通過月港這一海上渠道,悄然向世界各地傳播。

  晏海樓又名八卦樓,位于月港東北角古港口附近。初建于明代萬歷年間,距今已有400余年,與《滿天春》同一時期。當幽雅委婉的南音縈繞著晏海樓,時間隧道把我們帶回了400多年前“海舶鱗集、商賈咸聚” 、“絲竹管弦、粉墨登場”的古月港。此時此景,李碧峰和陳我含還有身邊諸多儒家學士正輕輕地吟唱著小曲,翩翩走過晏海樓,引來了匆匆過客的歪果仁回望……。

  早在2004年,漳州師院教學督導委員會督導許永忠老師,時任該院南音學會會長,曾多次來到龍海,試圖說服當地文化官員,希望能共同舉辦一場紀念《滿天春》400周年座談會,以此挖掘弘揚月港南音,但最終卻是悻悻而歸。得知此事之后,當我試圖搜索挖掘100多年來龍海本土南音歷史,竟然發現一片空白(我本無才)。感嘆之后便多了一份理解。

  誠然,《滿天春》的披露撼動不了泉州作為南音發源地的地位,但是,萬歷年間月港南音的興盛便也在必然之中。弘揚福建南音,其實我們沒有缺席過,至少是在民間,從昨天到今天我們只是默默地耕耘著。

  作于丁酉年臘月廿七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 海南0809投注网 99%准大乐透专家杀号 足彩竞彩推荐预测 15选5技巧稳赚高手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图 吉林11选5前3图表 玩腾讯分分彩稳赚技巧 快速时时开奖技巧 赛车pk拾开奖查询 快乐赛车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