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皆大歡喜

2017-10-12 11:52   來源:   編輯:郭濤    
字體:【

  張老漢的兒子張羽豐和本村婦女主任的獨生女張菊英戀愛上了,這本來是一件大喜事,可張老漢自從兒子透了這句悄悄話以后,神魂好象丟了一半似的,常常悶悶不樂。張老漢有三個女兒,羽豐排行老四,他媽就是為了爭這個兒子逃避計劃生育躲在破窯子里難產死了。老漢又當爹又當娘,用奶粉一口一口保住了這張家唯一的香火繼承人。四個幼小的孩子要拉扯成人,是要費多大的勁呀!所以,老漢一生勤儉,總把心思花在孩子們身上,自己省吃儉用,至今連間象樣的房子都沒有。這天早上,老漢照舊挑著水桶上菜園子澆水。走著走著,心思又上來了:菊英這孩子,不論相貌、才智在本村都是姣姣者,多少小伙子都攀不上,能被傻小子給泡上,是不簡單。可咱豐兒也不錯吆!再說菊英她媽早年守寡,母女相依為命,在村里大小也是個主任,日子過得紅火,她舍得將女兒往咱這窮窩里送嗎?嘿嘿,不可能,不可能!老漢一邊想著,一邊自個搖頭,不想把一個人看傻眼了。“大伯,您這是……”老漢猛一醒悟,抬頭一看,這不是張菊英吆!菊英上前親切問道:“大伯,您這是上哪兒呀?”啥?我咋的上供銷社來了!原來張老漢一路上顧思前想后,不覺走到了供銷社的溝子旁,忽見張菊英,心里一急,一腳踩空,跌進了水溝里。菊英見狀,急忙扶起張老漢。上了年紀的人,這一跌可不輕,老漢的腿一點也動不得。不好,一定是骨折了。張菊英二話沒說,背起張老漢就往診所里跑……

  張老漢雖有三個女兒,都遠嫁他鄉。張羽豐大學畢業后,在城里一家臺資企業工作,一星期只有二天回家。老漢自跌傷了腿,行動不便,張菊英便主動幫上了這個忙。老漢心里十分感動,覺得菊英是個好孩子,要是能把她要過來當兒媳婦,那該多好!可相形自比,心里總有一種說不出憂郁。

  且說菊英的母親王大媽,雖然在村里當的是婦女主任,啥漂亮話她沒說過,可今兒捱到自家女兒的事,卻犯難了。張老漢的兒子確實長得可愛,連我老婆子也看著喜歡,可就是家境一直翻不了身,都是因為多子女所害呀!再說張老漢的三個女兒都出嫁了,兒子是他唯一的伙伴,如果把他兒子招贅過門,他老哪里肯放手?如果把女兒嫁過去,我今后的日子又怎么辦?嘿,都怪這丫頭,什么小伙子不好找,偏找這麻煩讓我如何解呀!一陣心煩意亂,王大媽只覺一片茫茫,兩眼呆呆地望著墻上的掛歷,突然,眼前一亮,計上心來,我何不如此這般,再看看他倆如何……

  再過二天,就是端午節了。張羽豐從城里買回一大串粽子,直奔張菊英家。王大媽把小伙子讓進屋里,茶禮畢,羽豐說明來意:“大媽,前些日子多虧菊英照顧我爸,他老人家現在已經好了,特叫我來謝謝你們!”王大媽笑著說:“你爸也太客氣了,這區區小事,應該做的吆!”停了停,王大媽忽然想起什么:“羽豐,你來得正好,大媽有一件事想請你幫著參考參考”“什么事?”羽豐急切問。“你稍等”大媽轉身往里屋取出一樣東西,遞到羽豐跟前,羽豐雙手接過一看,是一張英俊的小伙子照片,帥得象影視明星,王大媽說:“這是她二姑介紹給菊英,外地來打工的,還愿意入贅我家,最近我有些眼花,看不大清楚,你是菊英的老同學,就幫著指點指點,怎么樣?”王大媽一邊說著,一邊偷著觀察張羽豐,只見他拿照片的手不自主地抖動著,臉色煞紅煞紅,汗珠子一顆顆沁出額角,半晌說不出話來,王大媽故意地再叫了一聲“羽豐!”“啊,大大媽……”“怎么樣啊?”“菊英她同意嗎?”羽豐突然冒出一句,王大媽早看出他的心思,故意拉長聲音:“這……我還沒跟她細說”羽豐一聽,唰地來了精神,“那,依我看,結婚是年輕人的終生大事,應該尊重菊英的意見,長輩吆,只能提個建議,現在可不興包辦婚姻,您說呢?”好小子,他反倒將我一軍!王大媽心里暗罵了一聲,故作茫然:“你看我象那種人嗎?不過,有些事并不簡單,菊英是我的獨生女,嫁出去了,我往后的日子不是好孤單吆!”原來如此,這就是大媽的心病,張羽豐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困惑,他心里明白,兩位老人都有同樣一種心病,解決不好,和菊英的關系肯定會吹,怎么辦呢?

  張羽豐腦門一陣陣轟鳴,也不知是怎么走出大媽的家,回到家里,便一頭撲在床上,張老漢感到奇怪,敲門也不開,恰巧,這時候菊英來了,羽豐勉強把門打開,兩人對視了一下,羽豐無言地退回床上,菊英忍不住問道:“你是怎么啦?”羽豐仍然不答。“唔,你是為那張像片!”看來菊英也清楚這件事,不過聽她語氣這么輕松,八成是有什么主意,羽豐心里猜測著,菊英故意再添了一句:“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過些日子我媽就要帶我去相親”“那你還來干嘛”羽豐氣乎乎地頂了一句。“告別唄,嘻!”菊英見羽豐滿臉漲紅,撲哧一聲又笑了。“笑、笑,你還笑得出!”羽豐嗔道。菊英馬上反口,“笑你個呆頭鵝,遇事總是不動腦筋”羽豐突然聽出話里有名堂,于是問道:“我又有啥不對?”菊英見羽豐語氣緩和多了,故意逗了一句:“不趕我走啦?”羽豐委屈地:“人家什么時候趕你呀!”菊英道:“那好,我問你,那張像片你看怎么樣?”羽豐醋意十足地:“很帥,就象影視明星”。“他象誰呢?”菊英緊接著問道。羽豐心里好不耐煩,“這關我啥事啊!”菊英把一本電影畫冊遞到羽豐跟前:“你看看他”,羽豐接過一看,啊,原來是他!怪不得有點面熟,頓時云開霧散,眼淚也笑掉了幾顆。“原來大媽也開這種玩笑”羽豐笑著說。“她不是開玩笑“菊英正色道:“老人家是借題發揮,暗示條件,看來咱們眼前的焦點問題只有一個,是‘娶’還是‘招’,有什么辦法能兩全其美,使之皆大歡喜呢?”兩小青年為了改變這千百年來遺下的傳統觀念,開始苦思冥想起來,過了好一陣子,羽豐突然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于是兩人便分頭依計而行。

  自從羽豐走后,大媽心神總覺得有點恍惚,菊英勸說: “媽,村頭榕樹公園每天早上有好多老人自發在練氣功操,我看,您不如也去湊湊熱鬧,說不定對身體有益”大媽覺得在理,便釆納了。第二天早晨,菊英便陪著媽媽來到了榕樹公園,這里已經聚集不少老年人,使她驚訝的是一向保守不化的張老漢也擠進了這一行列,張老漢一見王大媽便大聲叫道:“哎,大妹子,到這邊來!”王大媽這才走到張老漢身旁,看著張老漢頗有節奏地比劃,很感新鮮地問:“他大哥,您這是幾時學的呀!”張老漢邊比邊說:“才早你二天,都是我那傻小子出的好主意,不過效果還挺不錯的,飯也吃多了,睡覺特別香!”王大媽一聽,打心里高興“真的?可我不會呀”“沒關系,我來教你,包你行!”就這樣,兩位老人從此便經常在一起,有時候興起,張老漢還不顧天黑路暗的去找王大媽研討運氣行功的秘訣,久而久之,天南地北也不諱言了。張老漢的心情變得開朗了,人也變得年輕了許多。張羽豐看在眼里,特地給老爸買了一件漂亮的襯衫,想不到一向儉樸的張老漢二話沒說便穿上了,呵,真是人怕梳妝,張老漢簡直判若兩人啦!

  又是一個晴朗的星期天,菊英對媽媽說:“咱們很久沒到城里逛逛”。于是倆人便搭車前往縣城,晌午時分,菊英特地選擇了一家飯館,倆人往那雅座上一坐,巧了,張老漢和羽豐也同時推門而入。王大媽一見,便熱情招呼:“他大哥,來,這兒坐,一起吃飯”。張老漢打趣說:“真是無巧不成書,想不到又跟你坐在一起了”。大媽問:“您今天是來……”“提親”老漢笑著回答。“提親?姑娘是哪家的?”大媽又問。羽豐插口答道:“呆會兒您會知道的”。大媽很不高興,心里罵道,才幾天沒見,心變得好快呀!不行,我也得激激他,于是,王大媽也不緊不慢地說:“不怕你們笑話,今天我也是給咱閨女相親來的!”說著,就隨手往包里掏東西,菊英心里明白:“媽,我早把它帶來了,這不”說著,把一本電影畫冊攤到大媽眼前,大媽打開一看,那張像片和電影劇照貼在一起,大家面面相噓,大媽有點措手不及,暗暗罵道:“死丫頭,竟然把老媽給算計了!”這時候,張老漢急打了個圓場:“大妹子,咱們實話實說吧,咱家那臭小子看上了你家閨女,今天,是特別來向你提親的”“這……”王大媽被這突如其來的實話問懵了。張老漢接著說:“前一陣子摔傷了腿,要不是你家閨女悉心幫助和熱情開導,我這頑固的老思想還不知啥時開竅呢,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真得好好謝謝你呀!” “見笑,見笑!”大媽推辭著,張老漢越說越來勁:“嘿,我算想通了,以前總是想著多子多福,到頭來,自己苦了一輩子還沒享啥清福。現在好了,政府提倡計劃生育,精精地培養一個,既輕松,又容易,家庭也富得快,這才真的叫享清福呢!”大媽也有所感觸地說:“您老要是早幾年覺悟,不是更好嗎?”“還是孩子們說得對,生育只是一種義務,想孩子們的幸福,也要想老人的幸福,這樣生活才有意義,要不,一輩子苦于操心孩子,孩子又一輩子苦于操心下一代,這苦日子還何時窮盡?!”張老漢說得唾沫橫飛,羽豐急忙碰了碰他:“爸,您這不是班門弄斧吆,人家大媽啥道理不比您懂呢,再說,咱們今天是來……”張老漢似乎也覺得說多了,忙陪不是:“都怪我,大妹子,你不見怪吧?”“哪里,哪里,您說得很好啊!”大媽笑著說:“咱們還是先聽聽孩子們的意見。”于是,羽豐便把如何開導張老漢,又如何安排兩位老人多接觸,互相了解的事繪聲繪色地說了出來,倆老人聽著,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這些孩子精心安排的。羽豐最后說:“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和菊英決定在城里合資買一套新房子,然后,把二位老人接進來,兩家合為一家,這樣一來,我和菊英的婚事就不存在‘娶’和‘招’了”。“那叫什么?”二老疑問道,“叫結婚”。羽豐繼續說:“你們二位老人也可以結成老伙伴”“這怎么行呢?”二老疑惑道。菊英插嘴說:“現在城里的老人正興著找老伴,這叫‘結伴’,媽,時代變了,舊的不改革不行,咱今天這事,已經落后人家了”。二老還是有點遲疑。羽豐解釋說:“把你們接到新居,一來是為了方便照顧你們,二來也是為了你們老有所依,樂享天倫,再說,大媽您已經超過退休年齡了,也該享享清福了”,大媽聽了,還是默默不語,張老漢卻笑著說:“這主意不錯,本來我怕老面子丟不下,這樣一來,我沒得說啦”,菊英見媽媽還不表態,急著說:“媽媽,大伯都沒意見了,您還猶豫啥呀!”大媽看看老漢,他在靦腆地笑著,看看羽豐和菊英,眼神里仿佛都包含一個盼字,大媽心里自忖:大家都贊同了,再不表態,反倒落得我的不是,于是,笑了笑說:“儍丫頭,你把媽看扁了,媽見你們安排得這么好,心里高興,我還說啥呢?”菊英一聽,高興地跳了起來:“我媽也同意了!”張老漢想了想說:“還有一個問題”“啥問題?”眾人異口同聲。張老漢說:“都搬迸新房子,那我們的舊房子怎么辦?”羽豐說:“就把它當做渡假別莊”,張老漢終于樂呵呵地笑了:“這才是兩全其美,皆大歡喜呀!”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 大发3d计划6码 极速快三是什么 快3计划 旺彩大乐透神奇软件 一肖一碼 河北时时推荐号码查询 上海4d走势图福彩4d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重庆时时彩网 15选5跨度属性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