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沈御史傳奇

2017-10-12 11:52   來源:   編輯:郭濤    
字體:【

  《海澄縣志》卷之十六(坊里)載:“為天順甲申進士沈源立‘進士坊’;為明御史沈源立‘鳳鳴坊”’。區區數句,記錄明盧沈埠進士沈源的存在,為沈進士立的二座牌坊已經不存在,他的故居還在,這是一座土樓式的“砂樓”,布局宏偉,已有六百年歷史。盧沈港,元代就是一處繁忙的商港,早在石碼建埠之前就已經存在。如今“羅錦橋”橋頭古厝廟宇,還有那棵蒼天大榕樹,甚至那二通石碑,都在默默細訴古埠曾經的歷史。滄桑歲月模糊了石碑上的故事,隱隱約約字跡行間,有“周匡物,周匡業”名字,二位進士都是唐代漳州名士,他們分別從青山寨走來,翻山越嶺,經盧沈橋,沿著古驛道,赴京殿試。這是一條神秘而光彩的古道。它同時也說明,盧沈埠不只從元代開始,遠在唐宋時期就已經存在。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繁華寶地出個把名人賢士并不為奇。

  盧沈,最早是以姓氏為村名,后來,外姓人陸續遷入,為了族群間和諧相處,族輩長老合議,改“盧沈”為“羅錦”,音韻相近,吉祥如意。

  關于沈源,歷史真實難尋,民間傳說鮮為人知,今從民間老人口敘中整理,記錄如下“沈御史傳奇”故事。

  一、不甘受辱沈源棄農讀書

  人說:“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路邊無人認”。這盧沈村有一個大齡青年名叫沈源,人也生得一身男子漢模樣,做事干活,力足氣飽,可是因為家庭窮困,已經二十八歲年紀,卻還沒娶親成家,四周鄉鄰看不起他,尤其那些公主阿舍,常常借機消罵他,源哥認命,也不與那些垃圾人一般見識。

  有一年春天,阿源與兄弟在地里干活,給秧苗除草,這頭遍草,必須特別用心,盡量不去傷害苗根,雜草從秧叢中拔出,往往連根帶土。沈源拔出雜草,順手拋向田岸,卻恰巧濺了鄰村路過的高秀才的褲衩,那高秀才頓時破口大罵:“你沒長眼睛?也不看看本秀才何等人氏,你要咋辦?”沈源立刻放下手中活兒,走上岸去,說:“叱叱會使不?(閩南語,意“擦一擦行不?”)何必發這么大火?”

  高秀才聽話“擔誤”(聽錯),就大罵:“你這小子,不知“天地幾斤重”(意,不知好歹),竟敢叫我“吃屎”。他把“叱”(擦)聽成“吃”;把“使”聽成“屎”。于是,高秀才一時性起,從地上拾起一塊石頭往沈源身上打去,正好打在他的手臂上,沈源也想還手,卻被田里的族人拉開,他們替沈源向高秀才賠不是,為高秀才擦洗褲衩上的污泥。

  回到家,沈源一頭躺在床上生悶氣,連飯也不吃。他想,那高秀才不就多識幾個字,自己受辱就因為不識字。他翻來覆去睡不下,干脆起來,到內室找老爸“刨草”(閩南語:意討價還價),他不想下地,他要讀書,他發誓,也要讓高秀才有倒霉的一天。老爸說,都什么年紀啦,還讀什么書?再說,那給先生的束修(工錢)呢?可沈源決心已定,他說:“我自己想辦法。”

  第二天,沈源沒有跟老爸下田干活,他自個跑到村頭找私塾先生,此時,沈源已經二十八歲,是個“老小孩”了。

  沈源找到私塾先生,說是想幫老師打另工,那先生正好欠一個“腳手”(閩南語,意幫工),加上這沈小子口口聲聲不要工錢,就答應了下來。先生知道沈源是個勤快的好小伙,讓他幫忙做點雜務事,一百個放心。

  二、臥薪嘗膽農夫喜中進士

  二十八歲的沈源已經是個“老小孩”,做事很勤快。私塾先生讓沈源住在一間又臟又黑的雜物間,一張破門板,將就過去,沈源也不計較。此時正直盛夏,蚊蟲又多,可沈源不怕。在家里,沈源也從不掛蚊帳,還常常半夜起來為父母驅蚊扇風。

  私塾先生睡在內房,還張羅蚊帳,卻依然有烏腳蚊鉆進來,鬧得先生無法入睡。先生偷偷摸摸來到雜物間,卻看那小子睡的正香,呼嚕打得好響,雖然赤膊,卻不見一只蚊打擾他。天一亮,老先生問沈源:“那可惡的烏腳(蚊)怎么不叮你?”沈源笑答:“烏腳仔怕我唄。”

  第二天晚上,私塾先生要跟沈源換床鋪,將內屋讓沈源睡,自己搬到雜物間,不過,老先生還是掛上蚊帳,以防萬一。

  睡夢中,老先生似乎聽到有人說話:“這個不是沈官人,別怕,來啊,干!”瞬間,一群蚊子鉆進蚊帳,擺好陣勢,向先生猛扎。此時先生驚醒,嚇出一身冷汗,心里發毛,雞皮疙瘩久久不能散去。“不行,我得回去!”老先生自言自語,他卷起鋪蓋和蚊帳,跑回內屋。只見沈源還在呼呼大睡,他猛地揪著沈源的耳根,讓他滾回雜物間去……

  時間過得蠻快,轉眼間沈源在私塾先生那里打雜二年有余,他從先生那里也學得許多東西。在打工同時,他經常偷偷跑到先生講堂聽課。《四書》《五經》背的爛熟。寫字做文章樣樣精通。

  終于,老先生不再讓沈源在雜物間活受罪,讓他走進學堂,和其他同學一起讀書,做文章練詩詞。

  到了京城大比之年,沈源告別恩師,告別父母,上京城應試。最后,終于如愿以償,考中進士,被朝廷御賜監察御史,時三十三歲。

  三、沈源登科高秀才心難安

  沈源考中進士,盧沈村炸開了鍋。一個大男人晚器老成,光宗耀祖,鄉里鄉親,能不刮目相看嗎?說來也是,這盧沈埠開發的早,打自唐宋就有商貿往來,到元已盛,明弘治并入石碼埠,人杰地靈,無可厚非。京城報喜隊伍到來時,沈源還在張羅老祖宗房子,當年先人建置房子時,風水先生說這宅地是“天鵝穴”,屋后大田里有十三塊橢圓形石頭,那是十三顆天鵝蛋,沈家的“金寶蛋”。后來,沈父挖開田地,只挖出三塊石頭,孩子就已經中了進士,老父深信,也許還有十塊“石蛋”就在附近田里,于是就把房前屋后田地都買了下來。建了花園。不過,所謂十三石蛋,到底什么意思,沈家人也不得而知,反正是吉祥物。

  京城報喜隊伍浩浩蕩蕩來到盧沈村,正是埠市開張時間,官府隊伍吹吹打打,鳴鑼開道,人們顧不得生意,紛紛過來圍觀,好不熱鬧。此時,高秀才急了,他偷偷鉆入人群,看這“沈小子”的威風,一時五味雜陳,不知如何是好?他看到官府轎子停在沈宅門前,沈家人早已經一字擺開,跪在地上,頭抵地,聆聽官人宣讀“圣旨”,接著,一干人又是磕頭又是山呼“萬歲!”把一干人馬擁進沈府。高秀才灰溜溜地跑回家,老母親叫吃飯,他不理會,側身一躺,在床上“欣賞”起天花板來。高秀才非常后悔,當年不該羞辱沈官人,不該讓他擦褲衩,不該罵他粗話,不該……高秀才老媽奚落:“人家官命,哪有像你!”

  四、送禮上門秀才吃閉門羹

  高秀才一夜無眠,他想了一個晚上,不行,得另想辦法,“好漢不吃眼前虧”,這沈進士應該也不會這么快對我實行報復。也許某一天,他清醒過來,我這“頭斷勿吃飯”日子也到了。高秀才越想越怕,他決定,負荊請罪,親自上門,去沈進士家跑一趟,賠個不是。

  第二天早上,高秀才叫家奴置辦四樣禮品:四匹貢綢,四件美玉,四百兩花銀,齊整碼放在一大箱柜里,還準備兩甕陳年老酒,四個家丁扛木箱,四個家丁挑酒。送禮一干人馬從高坑村一路走來,路程不是很遠,高秀才乘轎隨行,也有些許氣派。來到盧沈沈府,家丁入內稟報,沈老爺知道是高秀才,以有客人為由拒絕接見,那一幫人馬只好在門外呆著。此時的高秀才也只有放下身子求人的份。

  沈源府上有一女仆名叫梅香的,一聽說是高秀才大駕光臨,便有意捉弄他一番。她出來把大門關上,讓家犬屁股掛一只官靴,牽著在大院里來回跑,叩叩聲響個不停,高秀才以為沈大人來了,即叫家丁跪拜,高呼:“沈老爺福寺康年!”他們幾乎五體投地,頭如搗蒜……

  過了響午,梅香開門,手里還牽那小狗,見高秀才一干人馬依然跪著,假惺惺地說:“啊呀,把你們累苦的,快起來,快起來,俺老爺說了,今天忙,改天再來吧!”“俺老爺還交代,叫你們把禮物抬回去吧!幸會,幸會!”

  最后,梅香又說上一句:“難得高公子對俺狗狗一片孝心!”

  高秀才一幫人爬起來,沒趣地打點回府。

  五、暗施毒計石蛇吃天鵝蛋

  那天,高秀才吃了閉門羹,回家后總是悶悶不樂,他思襯著如何報復?討回這口氣。聽說風水先生曾經為沈家把“厝脈”,他高秀才也想找風水先生把把脈。

  俗說:“目金錢做人”有錢能使鬼拖磨,高秀才有的是錢,他找了給沈家把脈的那個風水先生,問沈家那十三顆天鵝蛋是咋回事?為什么只找到三顆?風水先生不作答,他看到桌子上那一串銅錢,不屑一顧地說:“沒有的事,這事與我無關。”高秀才知道先生嫌錢少,不愿意幫忙,立刻從袖底下取出二個銀錠,說:“先生,看在小侄面上,但說無妨!”

  風水先生終于開口,如此這般地向高秀才說了些所謂“天鵝穴”故事。他說,十三顆“天鵝蛋”只露出三顆,還有十顆埋在那地里,不過,就那三顆,足夠他們沈家旺火幾代人。

  “有啥法子破那三顆蛋?”高秀才詭異地看了風水先生一銀,又從袖里取出一個銀錠,先生也不推辭,邊收下銀錠邊將身子靠近高秀才,在他耳旁嘀咕一陣子……

  依照風水先生旨意,高秀才請來泥水師傅,美其名“埔橋造路”做善事,從高秀才家高坑村造一條石板路,繞過盧沈沈進士家門,再往北直通石碼埠。四方鄉鄰都說高秀才是“大善人”。其實,這是高秀才毒步,意用這條石路(石蛇)困死那“天鵝穴”,用“石蛇”吃那三顆“天鵝蛋”,進而破它沈宅風水,滅它“厝脈”。高秀才得意:“你沈小子早晚要死在我的手里!”

  六、辦案失手御史吞金而亡

  沈源中了進士,盧沈村光彩遠揚,“進士坊”“鳳鳴坊”先后豎立于村兩頭,高秀才埔就的石板路穿村而過,沈家并不在意,只是大門前那條繁忙的盧沈港,常年川流不息,船來船往。據風水先生進言,說那港道水流會早晚沖走這沈家財氣,要么港道改向,要么沈家大門正門改邊門,沈源考慮再三,決定改自家大門,改港道勞軍動眾的,沒有必要。沈家人發現,這沈家大厝正門對面,是農家水閘,暝日水流不斷,甚是吵人,風水先生讓沈家在門前置一座八卦石碑,上刻有一鐘,意以鐘聲壓水聲,所有這些做法,為的是沈家世代恩榮,永葆名氣,卻不知沈家橫禍正步步逼近。

  是年,漳鄉謝相國之謝公子是有名的“子弟虎”(官二代),整天跟“兄弟群”尋歡作樂霸財卻色,無惡不作,被告上朝廷,皇上讓沈御史查辦此案。謝公子到案第二天,因為嘴硬不肯認罪,被上刑,動刑時,謝公子的下身那丸子(皋丸)被夾破,不久死在牢中。謝公子罪大惡極,也不致于死罪,把人活活打死,上方必定問責,查原因,沈御史脫不了干系。

  終于有一天,朝廷下旨,讓沈官人上京述職。沈源深知此去兇多吉少,“濫用酷刑,致死人命”此罪不輕。他收拾行李,一路向京城出發,說上京述職,實“吃官司去也”。他們歷經千辛萬苦,來到江浙一帶,又是一個半晚,一幫人住進路邊客棧,第二天再啟程。

  隔天早晨,沈御史一干人馬準備啟程,卻不見老爺綜影,到客房查找,發現沈官人已經命喪黃泉,原來沈御史已經吞金而亡。噩耗傳來,沈府大小人氏,痛哭腸斷。沈御史死亡,離他為官正好三年,死時,剛三十六歲。

  后來,沈家日趨衰落,沒了往日繁華。人們說,那是高秀才安下的毒心,沈家“天鵝穴”被高秀才“石蛇路”破了,三顆“天鵝蛋”被那“石蛇”吃了。沈御史為官三年,雖然做了許多好事,卻敵不過那陰險小人,世事難料啊。

  真是,精神人遇上老酒甕,好人快做,小人難防啊!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